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

乱世三百年——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(38)

此时颉利的大营扎在易凤娇五陇阪的半山腰,居高临下;如果就着地势一冲,突厥骑兵直接就能冲进城去。

可是,当下面人来报,说唐军有一支小分队奔自己来了,颉利愣了半晌没搞清楚状况;几个意思这是?

既然摸不清对方的来意,那就看看呗;颉利一声令下,突厥骑兵集合起来,列阵相迎。

这会儿,李世民带的骑兵连已经到了离突厥军几百米的地方了;再往前走,有可能就被突厥的箭雨覆盖了。

李世民不走了,勒住战马,高声断喝,我是秦王李世民,请颉蔡正元被羁押利可汗出来说话!

这会儿90设计,蜜汁山药,凉拌黄瓜的做法颉利就站在小山坡上,眼看着这一百多骑兵冲过来;颉利心中百思不得其解,这一百多人要干嘛?过来送死吗?吃错药了吧?听对面有人高喊让他出来答话,颉利鬼使神差的抖了抖缰绳策马行至军前,他也摸不清李世民此来目的何在。

看颉利出来了,李世民也往前走了几步;鞭梢一指,冲着颉利可汗高喊,我大唐与可汗有和亲之约在先,可汗为何负约,率军入侵?如果可汗觉着自己能打,我,大唐秦王,愿意与可汗单挑!如果可汗没种单挑,想要群殴,没问题,我就以身后这一百骑兵迎战(“国家与可汗和亲,何为负约,深入我地!我秦王也,可汗能斗,独出与我斗;若以众来,我直以此百骑相当耳!”)!

李世民这一嗓子,把所有人都喊愣了;这边儿1百,对方上万;吃拧了吧!?

颉利搞不清李世民这是虚张声势,还是脑子进水了;一时半会儿答不上话了。

颉利犹豫间,李世民一眼瞧见了突厥阵中的突利可汗;于是他又策马前行几步,对着突利可汗喊道,突利可汗,你与我大唐有盟约,有急时相互援手,可今天你却引兵来攻,难道你就不念一点儿香火情吗(“尔往与我盟,有急相救;今乃引兵相攻,何无香火之情也!”)?

两句话,把突厥的两位领军人物都给整懵逼了;一时间,战场上除了战马低嘶之外再无其它声音。还记得很久以前那位敦煌戌卒史万岁吗?那场单挑,可是给突厥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心理阴影。

见两位可汗都沉默不语,李世民更来劲了;在李世民和突厥骑兵之间,有一条小溪,双方隔溪对峙;这会儿突厥兵鸦雀无声,李世民立刻反客为主,一抖缰绳,策马准备越过小溪。

人的心理,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东;这会儿明明是突厥一方占主动,可听着李世民吼了几嗓子之后,突厥人反倒像是自己理亏一样;颉利更是像做了亏心事儿似的,看李世民要过溪连连摆手吆喝着,欸,秦王、秦王,蛋定,您甭过来了;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跟大唐唠唠,巩固一下关系而已;说罢他转身做了个手势,突厥骑兵纷纷调转马头,向后撤去(“(颉利)乃遣止世民曰:‘王不须渡,我g1962无他意,更欲与王申固盟约耳。’乃引兵稍却。”)。

在豳州城天医祝由治病100法内的所有人,除了不是一条路线上的李元吉之外,其实无一不为李世民捏着把汗;由于离的远,他们听不清李世民跟那儿冲突厥兵喊什么,可是到了最后却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,李世民嗷嗷吼了几嗓子,突厥人竟然撤退了。

尼玛,这肿么可能?!再仔细揉揉眼睛,我去,居然是真的!

豳州城内欢欣鼓舞,部队士气大涨。

城里兴高采烈,李世民回来了;一进城,李世民把众将召集起来,哥儿几个,甭急着高兴,收拾收拾,准备跟我出城。将领们愕然,您这不是刚回来吗?又要出去啊!

李世民狡黠的一笑,天降大雨,突厥人所倚吃咪咪的利器是弓箭,雨水一泡,弓弦就不好使了;而且他们在野外宿营,看看这天儿,谅他们也没法儿互插生火做饭;对方又潮又饥,家务什还不好使,这时候不黑他们,都对不起这天气!

众将一听,纷纷挑起大拇指,哈哈大笑:罢了,论阴险,您是这份儿!

入夜,雨越下越大;李世民亲率一支骑兵,人衔枚、马摘铃,冒着大雨,悄悄儿的摸向了突厥大营。

战事的发展果然如李世民所料,突厥人根本没想到如此恶劣的天气,唐军居然老天拔地的跑来偷袭;一时心学四训猝不及防,被杀了个尸横遍野。

看看差不多了,李世民呼哨一声,唐军见好就收,跟对方脱离接触,翻身回营去鸟。

黑灯瞎火的被抡了一板砖儿,颉利这个气啊!李世民,武士的不是,净干这偷鸡摸狗的事儿,良心大大的坏了!!

嘿嘿,这不是颉利,是《平原游击队》里的老鬼子松井;说就是这个他如玉生烟意思。

不过,别以为李世民只会拍黑砖;就在突厥大营里一地鸡毛之时;李世民的密使一身突厥人的扮相儿悄然而至,秘密潜入了突利可汗的大帐,给他带来了李世民的口信儿,胸弟,你跟着颉利混能有啥前途,别看他现在闹的欢,只要我大唐认真点儿,丫资金链儿很余雅颎快就会断;谈谈呗,你要啥,我们大唐满足你!

突利可汗,本名儿阿史那什钵苾;是始毕可汗的鹅子。当年始毕暴毙的时候突利还小,所以始毕的弟弟处罗汗接过了汗位;等处罗汗去世后,又是兄终弟及,又华丽丽的把突利给无视了;这样突利便永远的跟大汗的宝座无缘了。也正因为如此,其实突利和颉利矛盾那是相当深的。而关于这一点,其实二利心里都有数,只不过眼下需要抱团取暖而已。

而作为局外人,李世民对此洞若观火;因此在军事打击之余,又把外交工作的重点放在了离间二利上。

李世民派来的密使口才应该相当了得,一番言语说的突利可汗眉开眼笑;当即便决定,跟大唐交好,不再跟着颉利趟这趟浑水。

而这样一来,突厥的高层便出现了意见分歧;挨了黑砖的颉利想报复,可是突利说死不同意。这趟出门儿突利是突五鼠战长沙厥军中的二号人物,他不支持进攻,颉利也得掂量掂量这里边儿得女人水本澤朋美分量。

既然不能打了,那就老套路,议和呗。

突厥一方派出了突利和阿史那思摩两人作为谈判代表,前往豳州跟李世民谈和。

这么热衷谈判,突利当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,李世民在战场母亲和孩子上的神勇表现,给他留叶多多下极为深刻的印象;这特么才叫彪悍的人生呢!就冲这种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的作风,突利尽管不星灵溯停刊清楚大唐家务的内幕,但立刻就断定,将来李世民绝对有问鼎皇位的资本和机会。而自己跟颉利矛盾日深,万一哪一天为了争夺最高权力大打出手,有李世民这么彪悍得帮手,可以说绝逼稳操胜券啊。

突利不仅力主谈判,而且一见李世民,二话不说,来来来,大胸弟,结个拜以示诚意。而李世民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,这可是离间二利的绝佳机会,这种关系眼下可能用不到,但上海天气24小时放眼未来,可以说妙用无穷;因此李世民慨然应允,二人一个头磕在地上,结为兄弟(“突利因自托于世民,请结为兄弟。世民亦以恩意抚之,与盟而去。”)。

有了突利这位把兄弟,和谈进行的很顺利,双方签下和约之后,颉利突利引军退去;而那位副使阿史那思摩则跟着李世民入长安城谒见大唐皇帝李渊。

李世民把事情的经过一汇报,李渊眼睛也亮了;不仅超规格接待了阿史那思摩,而且还赐封其为和顺王。在谈判中,双方再次重申了两国和平的重要性,就共同关心的话题广泛的交换了意见;之后,阿史那思摩带着一份和约,以及李渊给的一大堆硬货回家了。

不过,千万不要高估突厥人的道德情操;对于抢劫成性的突厥人来说,和约的用途之一,便是拿来撕毁的。

而且还有一点,对于颉利来说那是至关重要的,这就是咱前变声星途面说过的,一个强大的中原王朝的存在,是不符合突厥的利益的。可是,眼下大唐已然统一,短时间内没办法再把她搞分裂;怎么办?那就不停的骚扰,最终拖垮她。关于这一点,颉利还是很有自信的,突厥以骑兵为主,来去如风;唐突边境那么长,我只要选择一点突进去,那剩下的还不就是手到擒来了。况且就算碰到唐军主力,打的赢我打,打不赢,我还可以跑嘛;这种买卖,稳赚不赔!

因此仅仅过了半年;公元625年4月,突chinese帅哥厥骑兵又开草遛社区始频频南下了。当年4月,突厥骑兵攻击了凉州都督府,攻破外城;6月,颉利亲率骑兵进攻灵州;7月,颉利率兵进攻相州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